筆趣閣 > 仙俠修真 > 我本港島電影人 > 第918章 潮濕悶熱的異國他鄉,影帝演員的自我錘煉(上)(1/2)

第918章 潮濕悶熱的異國他鄉,影帝演員的自我錘煉(上)(1/2)

上一章我本港島電影人章節列表下一頁
有聲小說,筆趣閣在線收聽!
PS:求推薦票,求月票。

湄公河岸邊。

行人熙熙攘攘,充雜著潮濕悶熱的汗味的環境下,泥濘的黃土粘在黃皮膚上,轍印內淌著這片土地的汗,他們目光忐忑而又拘謹看著一臺黑色的利穆新轎車從泥坑中緩慢行駛而去。

許多人挎著籃子沿街叫賣,綠草、茉莉、**甚至是飛揚的塵土味也都混雜其中,鏡頭里的空氣是潮濕悶熱的,一點點火星便能勾動一場爆發。

火爐上烤著番薯,路人穿著麻布粗衣,幾只黝黑的水牛從路邊慢慢走過,郁郁蔥蔥的高大樹木讓黃土地格外鮮明,鏡頭中,這一切既真實又夢幻。

孩子們爭吵著,聲線高亢,聲音嘈雜,汽車鳴笛聲,像是在驅趕這些低劣。

路面上流動著炎熱的氣流,沒有四季,只有炎夏,那么的炎熱而單調。

空氣把周遭攪和得昏昏欲睡,模糊了現實與影像之間的邊界。

稻田地與綠蔥蔥的樹木交織在一起,似乎,透過畫面都能嗅到熱帶植物的青草味道。

攝像師羅伯特·弗賴斯與杜可風這兩人一個法國佬一個澳洲佬一起擺弄著攝像機。

“吳導,木橋正在檢修,應該明天就可以完成,進行拍攝。”陳英雄主動對正拿著本子勾勾畫畫的吳孝祖說。

樹蔭下,吳孝祖戴著越南農民最常戴的笠帽,汗水浸濕了背心,旁邊一位窈窕穿著潔白奧黛的女孩從水盆里擰著手巾給他擦拭著裸露出來的肌膚,這個女孩就是姐妹花中的姐姐,名叫阮雅貞,身材長相很像是后來的著名越南女星鄧玉貞。

隨后,拿出越南的白虎膏給其胳膊上被蚊蟲叮咬的地方輕輕涂抹,冰冰涼涼,有點類似于內地的清涼油、風油精、泰國的青草膏的作用。

這幾天,劇組已經開始正式運行,吳孝祖身為導演也是身先士卒,熱帶的蚊子是真的煩人……尤其是湄公河附近,過于潮濕,每晚都能被蚊蟲咬醒。

電影拍攝確實是個很辛苦的工作,跋山涉水、冰火兩重、都是經常遇到的事情……

“貝里那邊怎么說?”吳孝祖皺眉說。

“克洛德先生想要先拍攝完這邊的戲份,然后再去堤岸那邊拍攝,他已經與當地政府進行了溝通。”陳英雄利索的翻開記錄表,“他想要這邊的戲份在一周內結束。”

“一周……”

吳孝祖揉了揉額頭,滿臉無奈。

拍攝了四五天的時間,各種問題也是層出不窮。劇組進展相當不順利。

劇組不少人都是法國工作人員,溝通上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再加上各方在相互配合的生疏,導致拍攝的時候經常出現常識性錯誤,耽誤拍攝。

沒辦法。

電影拍攝本身就是一件團隊合作的工作,默契度上匱乏,勢必會影響進程。所幸吳孝祖在此之前有過《龍門客棧》的聯合拍攝的經驗,能夠很好的應對突發情況,況且吳孝祖本身的名氣、實力及影響力都足以壓住現場的工作人員。

這時候就顯現出在歐洲電影節的刷金的便利來了。整個劇組的合作除了略顯遲鈍之外,并沒有冒出太多不和諧的聲音,鬧出幺蛾子。

相信只要磨合到位,拍攝進度會跟上來……吧。

“John——”

克洛德貝里這位禿頭老法棍笑吟吟的從一臺箱貨上跳下來,“我已經聯系好宿舍,不過拍攝時間只能定在上午8-11點,下午13:00-16:00,供我們拍攝。同時輪渡鐵皮船已經試航成功,隨時可以拍攝。

不知道你想什么時候拍攝?明天先拍湄公河上的場景?”

這里的宿舍指的就是女主角在小說中的‘靈佑宿舍’,鐵皮船就是男女主角‘第一次’見面的地方,也是《情人》這部小說的開頭。
本章未完,請翻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我本港島電影人章節列表下一頁
通傅娱乐官网多元化老虎机